老11选5开奖结果|老11选5走势图
癡迷臨床樹杏林楷模 澤被千秋鑄協和之魂
發布日期:2018-01-08 10:20:08 來源:中華醫學信息導報 作者:中華醫學會繼續教育部 游蘇寧 瀏覽次數:

  2017年,對中國的醫學界、尤其是協和與湘雅的同道而言,是一個值得隆重紀念的歷史節點;12 月28日,恰逢我國著名的現代醫學先驅、卓越的醫學科學家、教育家,我國現代胃腸病學的奠基人張孝騫誕辰120周年。在這個撫今追昔的時刻, 后生雖有心撰文以表懷念之情,但作為一位與張老僅有幾面之交的晚輩,恐難以全面概述其平凡而偉大的一生。感謝北京協和醫院消化科錢家鳴和李景南教授,及時送來《張孝騫》和《張孝騫畫傳》這兩本有關張老生平的權威之作,潛心拜讀這些圖文并茂且感人至深的文章后,一位矢志愛國、癡迷臨床的杏林楷模形象在腦海中躍然而出,不僅使自己對這位我國內科學界的一代宗師有了深入的了解,獲悉了許多鮮為人知的動人史料,而且促使后生將自己的所思所感筆錄于此,以表達晚輩對這位“只做平凡事、皆成巨麗珍”的默默奉獻者、蜚聲中外的人中騏驥的無限崇敬和深切懷念。

  折桂湘雅并譽滿協和

  張孝騫1897年12月28日出生于湖南長沙,1987年8月8日仙逝于北京。他畢生致力于臨床醫學、醫學科學研究和醫學教育工作。對人體血容量、胃分泌功能、消化系潰瘍、腹腔結核、阿米巴痢疾和潰瘍性結腸炎等有較深入的研究。在醫學教育方面有他獨到的見解,為中國醫學界培養了大批骨干人才。從史料可知, 張老曾以第一名的考試成績被湘雅醫學院錄取,1921年畢業時取得學業成績和畢業論文兩項冠軍,獲得金牌及美國康涅狄格州政府授予的醫學博士學位。1924—1937年在北京協和醫院內科從住院醫師當到副教授。1937—1948年回湘雅醫學院任內科學教授兼教務主任、院長。1948—1987年任北京協和醫院內科學教授、內科主任,中國協和醫科大學副校長,中國醫院科學院副院長,中國科學院生物學部委員。在中國現代醫學界,素有“南湘雅、北協和”的美譽,它們都是中國醫學界名家誕生的搖籃、杏林翹楚們成長的“黃埔軍校”。然而,回溯歷史,我們清楚地可見,張老在青年時期就立下從醫報國的鴻鵠之志,并在很早就秀出班行。在國難當頭之際,他臨危受命,毅然離開待遇豐厚的協和,挽救湘雅于水火之中,為保全這所名校赴湯蹈火而在所不惜。當已知天命且功成名就之時,為了追尋自己的理想,再次回到魂牽夢繞的協和,并為之付出畢生的心血。掩卷遐思,縱觀國之大醫,融南北特長于一身、折桂湘雅并譽滿協和者,迄今未有出張老之右者。正如原衛生部部長錢信忠在《張孝騫》一書再版的序言中所言:張孝騫在中國現代醫學發展史上功績赫赫,堪稱一代宗師、學界泰斗、協和之魂、醫德楷模。 

  癡迷臨床樹杏林楷模

  張老給人印象最深的是對臨床的無限熱愛、滿懷激情,并具有終生秉持執著追求的精神。作為植根臨床的協和大醫,在畢生的醫療實踐中,張老一直是希波克拉底誓言最認真的踐行者。他一生清心寡欲,最大的樂趣就是看病,始終以拯救患者的生命和解除病患的疾苦為己任。在博覽群書、精深專研的同時,他更重視臨床實踐。在對年輕人的培養上,一向獎掖后進的他堅持德智并舉,宛如獨具匠心的園丁,一絲不茍地雕琢著棵棵幼苗。他以自己逾60載的從醫實踐告誡我們:臨床醫學最重要的是實踐,患者是醫生最好的老師,我們的工作與患者的生死及幸福息息相關,因此對患者的診治時刻要“如履薄冰、如臨深淵”。他認為醫學雖然屬于自然科學的范疇,但卻帶有社會科學的成分。由于構成疾病的因素十分復雜,因此他把每一個病例都當成一個研究課題,從一次次臨床實踐中認真總結經驗。他將“戒、慎、恐、懼”作為自己的座右銘,在臨床中對患者一視同仁, 時刻用謙虛謹慎的態度對待每一位患者,始終是親切、和藹、耐心、仔細,即使在身處逆境時仍勤勤懇懇、奮發不已。張老坦言:醫學是一門實踐性科學,輕視臨床的人不配當醫生。作為一位老而彌堅的會診大師,他在行醫中始終手握醫學的技巧和醫生的愛心兩把利劍, 他常常把臨床醫學稱為“服務醫學”,并且因此感到自豪和滿足。他不斷用對事業的熱忱和工匠精神磨礪醫者的慧心之劍,盡管已年屆耄耋,依然恪守一份嚴格的日常工作程序表:每周4次查房,2次門診,每周三下午參加內科大查房, 每周日上午在圖書館閱讀。診治罕見的疑難雜癥,是張老的獨門絕技,而這神奇的醫術源于他65年從臨床實踐中手不釋卷的點滴積累。據不完全統計,張老為協和留下的記錄病案的筆記本竟有56本之多, 總共有約1000個病歷。 

  篳路藍縷創協和內科

  作為一位杰出的臨床醫學家,張老尤為精通消化內科。對于消化內科的摯愛,使他將建設和繁榮消化事業作為自己畢生的追求。1930年,剛過而立之年的他就開始在協和組建消化專業組。1934年,從美國進修回來后,已經晉升為副教授的他擔任了內科消化專業組的負責人,為進一步搞好臨床醫學和醫學教育打下了良好的基礎。新中國成立前夕,他重返協和,開始了長達40年為協和內科嘔心瀝血的奉獻歷程。從已知天命到杖朝之年,他執掌協和內科31年,不僅以自己崇高的威望和博大的胸懷廣納天下內科豪杰,還把內科分成消化、心腎、傳染、血液、呼吸等專業組,促成了內科學分支學科的專業化,并為內科的學科建設、人才培養和長遠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32年前, 從筆者加盟《中華內科雜志》起,就非常有幸地服務于協和內科消化專業組,曾有短暫的機會與作為名譽總編輯的張老近距離接觸,不僅聆聽過張老的教誨,目睹過他的求實和細致,也體驗過他恨鐵不成鋼的急躁。回溯歷史,在與協和消化科長達30年的密切接觸中,自己不僅見證了他們的不斷發展壯大和江山代有才人出的興盛,也為在其中貢獻過綿薄之力而倍感欣慰。多年來, 在工作中接觸較多并長期保持友情者不勝枚舉,與自己有著忘年之交的長輩包括潘國宗、陳壽坡、陳元芳、陸星華、柯美云等, 同輩的摯友錢家鳴、方秀才、孫鋼等,小輩中包括楊愛明、李景南等。在《胃腸病學》《消化內鏡學》等協和主編的一系列消化名著中,也有著自己的努力和付出。 

  澤被千秋鑄協和之魂

  張老與林巧稚等當代醫學大師共同創立了“ 三基”“三嚴”的現代醫學教育理念,形成了以“教授、病案、圖書館”著稱的協和“三寶”。他最鐘愛一個普通而又神圣的稱呼:醫生。他將臨床醫生正確的思維方式和工作作風概括為“勤于實踐,反復驗證”。要求一位醫生不犯錯誤是不可能的,但重要的是應該有兼收并蓄的胸懷,有隨時糾錯的勇氣。要能從錯誤中總結經驗,汲取教訓,絕不能固執己見。臨床醫生不能過于將臨床醫學教條化、公式化, 專科的發展必須建立在較全面的醫學基礎上,淵與博是分不開的。

  他生就一副急躁、執拗的性格,不懂和不了解的東西絕不隨聲附和。憤激和慈愛這兩種難于相容的性格, 在張老身上得到了和諧的統一。即使到了垂暮之年,他依舊保持了自己近于潔癖的清廉和杜絕歡笑的孤獨。在慶祝張老從醫60周年的座談會上,鄧穎超、陳慕華、錢信忠等領導親自出席會議表示祝賀, 桑榆之年的張老在會上發自肺腑的答謝辭為:一息尚存,仍當繼續努力。張老坦言:生命的泉, 即使拌和著血和淚,也要在自己的國土上流淌。盡管張老曾經歷過諸多磨難,但絲毫沒有動搖他對中國共產黨的信仰。歷經磨難后的他摧而彌堅,終于在88歲的高齡、在與肺癌擴散的生死搏斗中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列寧曾說“忘記過去就等于背叛”。時至今日,盡管張老溘然長逝已逾30 載,但他的事跡在協和有口皆碑,他的英名在華夏大地代代相傳。他熱愛祖國的執著情感、崇高品德和非凡業績都使我們深受教益,他以自己的實際行動為世人鑄就了澤被千秋的協和之魂。

(摘自《中華醫學信息導報》2017年第32卷第24期)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老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