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11选5开奖结果|老11选5走势图
摯愛學會的協和泰斗 獻身期刊的醫學大家——紀念張孝騫教授誕辰120周年
發布日期:2017-12-29 13:46:22 來源:信息導報 作者:游蘇寧 瀏覽次數:

 毛澤東主席親切接見張孝騫        

 

              周恩來總理與張孝騫一起出席中華醫學會新春聯歡會

  每到歲末年初,都是總結過去并展望未來之時。在即將與2017年揮手作別之際,回眸中華醫學會百年的艱辛發展歷程,更加緬懷那些為學會發展勠力同心、和衷共濟的先哲們,其中摯愛學會的協和泰斗張孝騫無疑是他們的杰出代表。本期雜志付梓之際,恰逢張老120周年誕辰。作為一位僅與張老有過幾面之交的晚輩,通過潛心閱讀有關書籍和查閱歷史資料寫下本文,以紀念這位獻身學會的醫學大家。  

摯愛學會的協和泰斗

  中華醫學會作為蜚聲中外的學術團體,經過逾百年的發展,當之無愧地被譽為醫學名家誕生的搖籃。翻開發黃的檔案,重溫那些永載醫學史冊的經典之作,遙想篳路藍縷的初創艱辛,回憶一個世紀的心路歷程,先輩們對學會的杰出貢獻躍然紙上。他們的共同之處不僅在于學識淵博、醫術精湛、治學嚴謹、業績卓著,而且都表現出以學會為家、與學會共榮辱的不釋情懷。作為一位摯愛學會工作和以辦刊育人為己任的醫學大家,張孝騫的一生與學會工作緊密相連,使其成為杏林大家中的翹楚。回溯歷史可知,他從19302月就開始參加中華醫學會的活動,19389月就任新成立的中華醫學會貴陽支會副會長,193910月任會長。在1950年學會召開的第16屆理事會上,張孝騫當選為常務理事;在學會第17屆和18屆代表大會上,他連任常務理事。除了學術交流之外,張老的政治生涯也與學會密切相連。195512月,學會黨組向中央統戰部上報擬增補張孝騫為全國政協委員,學會的鼎力推薦為他成為全國政協委員、長期參政議政提供了舞臺。鑒于張孝騫的杰出貢獻,1962年,學會邀請他與周恩來、彭真、陸定一等領導一起出席中華醫學會新春聯歡會。他在政協服務多年,一直恪盡職守地履職,尤其關注醫學教育。作為全國政協委員,不僅提出了“對醫學教育改革的建議”,在《健康報》和《人民日報》分別發表了“醫學教育中要解決的幾個問題”和“改進醫學教育、加速人才培養”的文章,而且為了堅持真理上書中央,為恢復我國醫學的精英教育、培養領軍人才嘔心瀝血。作為學界楷模,堅持治病救人、教書育人而不開業行醫賺錢是他畢生恪守的職業道德,就是在最艱難的抗戰時期,他也率領全校師生克服各種困難堅持辦學,在戰火紛飛中保全了湘雅醫學院。他不僅長期擔任學會的常務理事,而且參與創建中華醫學會內科學分會并擔任第一屆主任委員。1980129日,中華醫學會消化系病學會在廣州成立,張孝騫被推選為首任名譽主任委員。在張老行醫60周年的慶祝會上,中華醫學會遼寧分會送來了給予他極高贊譽的題詩:鞠躬盡瘁六十秋,學海浩蕩占鰲頭。醫高濟眾蕃桃李,有如江河萬古流。盡管早已功成名就,但張老常以“遠行必自爾,登高必自卑”來警覺和激勵自我,生生不息,老而彌堅。他在晚年依舊關注學會的發展,在米壽之年仍出席慶祝中華醫學會成立和《中華醫學雜志》創刊70周年大會,并發表了題為“為醫學昌明做出新的貢獻”的講話,指出一個學會的實力基本上是取決于會員的人數和會員參加活動的熱情,建議學會要注重發展會員并增強凝聚力。竊以為,這些有真知灼見的肺腑之言,時至今日仍有很強的指導意義。

  獻身期刊的醫學大家

  有人總結認為,張老這位治病救人、懸壺濟世的大醫,一生就干了兩件大事:一是刻苦學習,終生實踐,永無止境地攀登醫學高峰;二是孜孜不倦地為國家培育醫學人才。竊以為,其為國家培養大批優秀人才的主要途徑就是通過中華醫學會系列雜志。從20世紀初開始,中國醫學界的有識之士就深感專業雜志的重要性。在1915年《中華醫學雜志》創刊之時,首任總編輯伍連德就發表了題為《醫學雜志之關系》的發刊詞:覘國之盛衰,恒以雜志為衡量。雜志發達,國家強盛。回眸張老的一生,作為獻身中國醫學期刊的協和泰斗,與中華醫學會系列雜志結下了不解之緣。回溯史料可知,他一以貫之地獻身期刊工作,從已知天命的初嘗、經過殫精竭慮的付出,直到鮐背暮年后羽化西去之際,他參與并主政《中華內科雜志》近40載。1950年《中華內科雜志》的前身《內科學報》創刊時,張老就擔任特約顧問。從1953年《中華內科雜志》創刊伊始,張老就在編委會中始終發揮著中流砥柱的作用。1955年,時任中華醫學會會長的傅連暲盛情邀請張老主政《中華內科雜志》,從此他就一直為雜志傾情奉獻,其中兩屆任副總編輯、兩屆任總編輯。1962年,在張孝騫誕辰65周年之時,中華醫學會專門發賀信稱贊他主編的《中華內科雜志》為“學術討論的園地,成績顯著”,并對他所作出的貢獻深表謝意。張老一生與期刊難舍難分,直至1987年駕鶴西去之時,依舊擔任著該刊第五屆編委會名譽總編輯。張老始終以實際行動支持國內期刊的發展,他醫學生涯中的許多重要文章都首發于中華醫學會系列雜志。從1926年開始,他的主要代表作就陸續發表在《中華醫學雜志英文版》和《中華醫學雜志》上。作為總編輯,堅持雜志的學術導向、引領學科發展一貫是他義不容辭的責任。1963年,他就在《中華內科雜志》上發表了“重視醫學遺傳學的研究”一文;1965年,他在《中華醫學雜志》上發表了“在臨床工作中學習和應用《實踐論》和《矛盾論》的體會”;1981年,他為《中華消化雜志》創刊發表了題為“我國消化病研究的回顧與前瞻”的發刊詞。正是以張老為代表的歷代先哲的不懈努力,才使得中華醫學會系列雜志實至名歸地成為我國醫學界“成就事業的沃土、人才脫穎的搖籃”。

  筆者于1985年從醫學院校畢業后,職業生涯起源于《中華內科雜志》。在這里,筆者有幸結識了以張孝騫、翁心植、羅慰慈、王海燕為代表的中國杰出的內科學大家,并在頻繁的工作接觸中,為他們高尚的人品、淵博的學識、敬業的精神、無私的奉獻和執著的追求精神深深感動,并通過耳濡目染的教誨而獲益良多。在張老主政期間,他通過辦好期刊,不遺余力地傾心為會員和廣大醫務工作者搭建了學術交流的舞臺,為展示最新學術研究成果、倡導“百花齊放、百家爭鳴”提供了園地。在很長一段時間內,由于沒有專職編輯,作為《中華內科雜志》的總編輯,張老在繁重的臨床工作之余,對刊登的每一篇稿件都要親自審改,工作量可想而知。秘書和家人都勸他不必如此,他卻認真地說:“當然要如此,這叫負責。”但當作者們對他的無私幫助表示感謝時,他卻總有一個古怪的回答:“哪里是無私,我明明有私。我一個人所見所思有限,所以總是毫不客氣地將你們的經驗和收獲據為己有。你們說無私,我看頂多是統籌兼顧。”從其日記中可見,1984年10月,年近九旬的他還花了2天的時間抱病親自為《中華內科雜志》寫了1000字的發言稿,凸顯了他對期刊的摯愛。縱觀張老的一生,他以自己畢生的辦刊實踐,無愧于提掖后學、甘為人梯、誨人不倦、恪盡職守之總編。對今日中華醫學會已經打造出的中國醫學期刊的航母功不可沒,真可謂“鞠躬盡瘁、死而后已”。

  身謝道顯且弦誦不絕

  作為一位博觀而約取、厚積而薄發的醫界泰斗,張老留給我們無盡的精神財富和寶貴的臨床經驗。張老的一生,是中國近代醫學史上罕見的“南湘雅、北協和”融合的典范。他始終心系病患,畢生沒有離開臨床。他坦言:醫學屬于自然科學的范疇,實際上是一門應用自然科學。他熱愛教學、推崇科研,但終生不脫離臨床。他認為醫、教、研三者中,醫應該居首位,醫是教和研的基礎,也是為人民服務的直接工作,因此一定不能重研輕醫。對于維護大查房,他有著圣徒般的執著。據遠在美國的蔡強教授回憶,當年張老有可能是唯一有權在協和任何科室查房的教授,他幾乎每天下午都應邀到各個科室查房。蔡強有幸陪伴他老人家在人生最后幾個月進行查房,親眼目睹了他以自己豐富的臨床經驗幫助解決了數不清的疑難病癥。張老在日記中多次痛心地抱怨20世紀80年代協和學術氣氛的冷淡,記錄了隨便取消臨床大查房等不重視臨床實際的不當舉措。張老堅信,社會科學和臨床醫學有著非常密切的關系,與疾病斗爭是醫生與患者的共同任務,他們之間戰友般的關系是決定在這場“戰役”中獲勝的一個重要因素。而其關系的好壞,在相當大的程度上取決于醫生的品德和水平,同時也取決于患者對醫院和醫生的信任與合作。他非常推崇“向患者學習”這一觀點,因為病生在患者身上,患者的感受很重要,所以不能把患者當作被動的工作對象,要重視、發揮患者在診斷中的作用。張老告誡我們,學習和服務是分不開的,醫療態度不好就不可能有好的醫療技術。臨床工作中,最高原則就是將患者的利益放在首位,對待患者要有深切的同情心、嚴謹負責的醫療作風以及細致耐心的科學態度,這就涉及醫患關系、服務態度、醫德方面的一系列問題,值得每一位臨床工作者深思和身體力行。張老指出,書本上記載的只是各種疾病的抽象概括,遠不能代表具體患者千差萬別的病情,“盡信書不如無書”,醫書也不例外。超過50%的病例應該能從病史中得出初步診斷或診斷線索,單純通過體征得到診斷的疾病有30%,單純通過化驗檢查得到的診斷不過20%。現代化設備,只有與醫生對患者的直接觀察相結合,才能發揮作用。他尤其提醒我們在臨床診斷中不要對原有的診斷“戀戀不舍”,一定要承認對診斷不能固定化,因為疾病并沒有固定。他講過一段富有哲理的話:“因為患者的情況不同,同一疾病在不同人身上的表現千差萬別,臨床醫生要把自己的基點放在認識每一位獨特的患者身上。”從他的畢生實踐中可知,精湛的醫術、淵博的學識只能來源于長期的臨床實踐和多年的刻苦學習。

   據方圻教授回憶,張老一生別無所好,唯一的喜愛就是診視患者,對患者追蹤觀察、查找文獻資料,反復地思考和推敲。從醫60多年,他以豐富的學識、寶貴的經驗和敏銳的洞察力,為無數患者帶去健康和幸福。通過自己繁重而又平凡的臨床實踐,為祖國的臨床醫學寫下一部惠及千秋的“無形的巨著”。作為一位歷經了新舊時代的名醫,張老對祖國的摯愛體現在具體行動上,無論進修、探親,他一生五度赴美,但始終心系祖國,每次都按時或提前返回祖國。張老始終堅信中國共產黨的領導,通過孜孜不倦的精神追求,終于在耄耋之年完成了從一位指點江山、激揚文字的熱血青年逐步過渡到愛國主義者、最終成為共產主義者的飛躍。為了表彰他對祖國醫學的杰出貢獻,黨和國家給予了他崇高的禮遇,不僅邀請他登上天安門城樓參加國慶觀禮,而且受到毛澤東主席的親切接見。1955年,他被推選為中國科學院首批生物學部委員,1992年國家郵政部門發行的第三組《中國現代科學家》紀念郵票中,張孝騫作為中國現代著名科學家入選。張老仙逝后,國家為這位畢生行醫的曠世奇才在八寶山舉行了公祭,黨和國家多位領導人到會追悼或送花圈挽聯。一位“只做平凡事、皆成巨麗珍”的醫生獲此殊榮,實屬少見,但對張老來說應是實至名歸,因為他不僅是源于平凡的杏林大家,更是卓爾不群的人中騏驥。追悼會大堂正面的挽聯高度概括了其偉大的一生:協和泰斗,湘雅軒轅。鞠躬盡瘁,為蠶作絲,待患如母,兢兢解疑難。戰亂西遷,浩劫逢難。含辛茹苦,吐哺猶鵑,視學如子,諄諄無厭倦。戒慎恐懼座右銘,嚴謹誠愛為奉獻。功德堪無量,豐碑柱人間。慘淡實踐出真知,血汗經驗勝宏篇。桃李滿天下,千秋有風范。

   在張孝騫教授120周年誕辰之際,我們在深切懷念他的同時,追思他對學會和期刊的卓越貢獻。其人雖已沒,千載有馀情。盡管張老已經辭世30載,但身謝道顯,他崇高的思想境界、執著追求事業的精神、深邃的學術思想、卓越的管理才能、脫俗超凡的人格魅力將永遠銘記在我們的心中。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老11选5开奖结果